有一种土豆叫,小巷深处那盏灯

小巷深处那盏灯

有一种土豆叫水果

光头

侯拥华

一次,朋友聚会,和朋友漫无边际地闲聊着,聊一些工作与生活中的琐事,忽然间就想问他一个问题来:你最喜爱吃什么水果?土豆。几乎是不假思索,他干脆利落地回答了我。我一下子惊呆了,嘴巴张得老大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难道土豆也是一种水果?许久,我才缓过神儿来,不解地问道。是呀!对我来说,土豆就是我最喜欢吃的一种水果。他仍旧坚定又果断地回答我。

从小到大,没有剃过光头的记忆。因为属于我这个年纪的人,看到顶着光头的人,很容易就会很自然的想到劳改犯。唯有老改犯才愿望顶着这么一个光溜溜的脑袋,在江湖上行走。还有一些剃光头的就是老人,老人喜欢简单省事,所以愿意把头光着。

我有一位事业很成功的朋友,现在经营着一家大型建材超市。他曾有一段打工经历,他时常提起。

我一头雾水,露出更加迷惑的神情来。于是,他开始用低沉又凝重的口气,给我讲起一个关于他和土豆的故事来。朋友饶有兴趣聚精会神地讲着,我则像个学生,听得格外认真。

而我从来就没有剃过光头,虽然我一直想过尝试,但却一直没有去尝试。因为我害怕面对自己光着脑袋的形象,再也寻找不回自己。

那时,朋友还很年轻,家里困难,就早点出去打工赚钱了。朋友打工的那家小餐馆,地处闹市。小餐馆常常是忙碌至深夜才打烊。朋友租住的廉价出租房位于郊区,出租屋蜗居在一个没有路灯的小巷深处。小巷的路况又极为不好,凹凸不平的路面,有一次竟然让他摔倒在路上。工作辛苦、薪水寡淡,常常让他对生活心生倦意。

那是他小时候的故事。他开始娓娓道来:

虽然随着社会的车轮慢慢的行进,大街当中不断涌现光头的形象,包括一些女明星,也以光头为荣,但我仍无意让自己也光着一个脑袋,去追求所谓的流行。

然而,有一天晚上,他突然发现,在他回去的路上,远远地,有一盏灯亮着。那是一盏奇特的灯,肥胖的灯泡挂在一扇临路的窗户外面,明亮耀眼的灯光一直照到小巷尽头他租住的小屋门口。然而,灯光照着的窗户里面,却一片漆黑。(日志文章
)

当时家境不好,孩子又多,父母常常为生计奔波着,靠打零工维持着全家的生活。可母亲还是格外的疼爱我们。我在家里排行老小,穿的衣服常常是哥哥姐姐剩下的。在吃方面,由于人口多,全家更是格外的节俭。几乎没有什么新鲜蔬菜,我们吃的更多的是咸菜和野菜,能吃饱就很难得了。至于水果,那简直就是天大的奢望了。其实,我们也从不那样奢望,因为我们兄妹从来就没有见过、更没有吃过所谓水果的东西。

不知不觉,人到中年,年过不惑,却有了想剃光头的想法,尤其是自己天生的就有白发,所以更希望用个光头来掩盖岁月的痕迹。在前不久和一位剃光头的大哥喝酒,他指着我的白发对我说,老弟,你得学我,这样一剃光头反而年轻了!我当时就有了剃而后生的想法,但却迟迟没有付诸行动的勇气。

自从有了那盏灯后,每次走进那条小巷,他的心总是暖暖的,那些生活工作中的种种艰辛与不快,似乎一下子就被灯光照得踪影全无了。每当他远远望见那盏亮着的灯时,他总会深情地望望那扇窗户,情不自禁地猜想着主人的模样慈祥的脸庞,柔和又明亮的目光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

6岁那年,我到小伙伴家里玩耍,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一种水果苹果。那时,我并不知道它的名字因为我从没见过它,更没有真正的吃过。

虽然有一天我到理发店,说要剃光头,但到最后还是剃成了板寸,这样离光头也许不远,但还是没有最后剃成光头的勇气!

后来,朋友决定回家做生意。返回前夕,他专程到那盏灯的主人家去拜访。推开屋门的那一瞬间,他惊呆了。那是一间极其简陋又灰暗的小屋,临巷的那扇窗户下铺着一张床,床上坐着一位老者双目失明。

一到他家,我就看见小伙伴手里正捧着一个红红的大大的圆圆的东西,津津有味地吃着。我在他面前站定,望着他手里的那个东西,好奇地,一动不动地盯着。一股淡淡的沁人心脾的清香弥漫过来,一下子惊醒了我身上的每个毛孔。我抿抿嘴唇,开始不停地往喉咙里咽口水。可小伙伴始终没有表露出一丝分享的意思,对我视而不见,自顾自地吃着。小伙伴的母亲看在眼里,忽然就有些难为情了。她解释说,那是小伙伴远方的亲戚从很远的城里带来的,仅有几个。她开始极力地劝说小伙伴让我也尝一口。我也极力配合着,露出可怜又乞求的样子来。

我一日日的看《非诚勿扰》,看两颗光头在电视里面闪耀着独有的光芒。一个话滔滔如江河水不绝的孟非,一个不鸣则已,鸣则惊人的乐嘉,两颗光头,不但锐智,而且从容。于是再有了剃光头的想法,但仍停留在嘴巴之上,却没有在行动之中。(经典语句
)

朋友说了一通感谢的话语后,极为好奇地问起了老人点亮路灯的原因。老人笑了,说,没什么,我是害怕路人摔倒了,惊了我的美梦。

终于在他母亲努力的劝说和我可怜眼神的哀求下,小伙伴才点点头,同意让我咬一小口。

就在昨天,又看《非诚勿扰》,又一次听到孟非对一头发稀有的小伙子说,学学我,这样又省事,又让人觉得年轻忽然间,几十年没有下过的勇气,刹时间下了。

老人闭着眼睛,把话说得风轻云淡,而朋友却感动不已。因为,他心里清楚,他就是那个摔倒的人,而那盏灯,就是为他点亮的。

我高兴万分,面露喜色,只盼望小伙伴能把那个红红的东西早点儿递过来。在我眼巴巴的观望中,我终于看到了那个红红的东西从他口边移开,恋恋不舍的,很缓慢地向我移来,移到我的脸前,口边,停住。我低头,面露羞色,看了一眼它,又咽下了长长一口口水,然后轻轻地咬下去,只一小口。一股甘甜瞬间就溢满了口腔,直逼喉咙,一下子润泽了整个心田。

到了理发店,第一句话就是:剃光头!再没有第二句,唯恐再说一句就没有了剃光头的勇气。谁知理发师却是一边剃一边说,真正刮干净了,以后再长头发就难了!这一声难了,有许许惋惜,而且直撞我心,让我说出,那就不剃光头了。可惜不剃的话已经迟了,半边光了头已经露了出来。

[来源:文章吧网 Http://WwW.wenzhangba.CoM
经典好文章阅读,转载请保留出处!]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

那是我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,异常的甘甜。那种甜蜜幸福的滋味儿,至今,我还记忆犹新。

剃完之后,自己瞧瞧,还真的感觉不错。自己感觉不错,走出理发店的门,也就变得理直气壮,走回家同样是豪情满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